2012尤文图斯vs罗马:大唐發電抱團關聯公司 財務數據多處存在異常

尤文图斯队标 www.bewwpb.com.cn 2019-10-10 00:01:13 證券市場紅周刊

作為中國大型獨立發電公司之一,大唐發電近期可謂是進入多事之秋,不僅因涉資60億元的擔保事項信批滯后而受到監管層的密切關注,公司的管理層也動蕩不安,更為重要的是,看似不錯的營收背后,多項財務數據卻存在很明顯的疑點。

天氣轉涼,上市公司大唐發電也進入了多事之秋。其不僅因涉資60億元的擔保事項信批滯后而受到監管層的密切關注,公司的管理層也動蕩不安。據相關媒體報道,大唐發電原總經理張毅落馬、其子也因受賄獲刑。這家總資產高達2830億元(截至2019年一季度)的大型上市公司究竟發生了什么?其內部經營是否已出現重重問題?

《紅周刊》記者在仔細研究大唐發電相關財報后發現,大唐發電不僅存在明顯異常的關聯交易,且其披露的營收、采購及存貨等方面的財務數據從財務勾稽關系看,也有一定的異常。?

與關聯公司來往甚密

對于大唐發電來說,電力銷售是其主要的營收來源,近幾年來,均在90%上下。除電力銷售之外,熱力銷售、煤炭銷售等其他領域也為大唐發電貢獻了一定收入。2018年,大唐發電總營收達到了933.9億元,同比增加10.93%,2017年營收增速為9.27%,從連續兩年營收表現來看,可謂是穩定增長的。

然而相較近兩年營收增長的穩定,大唐發電歸母凈利潤表現卻有些差強人意。2018年12.35億元的歸母凈利潤不僅沒有實現與營收同步增長,反而同比下滑了17.5%。若考慮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影響后,其扣非后歸母凈利潤表現則早在2016年就已出現下滑了,2016年至2018年間,分別下滑34.5%、48.08%和19.95%。這在一定程度上意味著,大唐發電的日常經營活動早有不良跡象體現。

《紅周刊》記者查閱大唐發電近幾年財報后發現,其資金情況是最令人不解,一邊是大舉增長的貨幣資金,另一邊又是擁有高額利息費用的借款,如此反差表現令人疑問,公司的資金分配情況合理嗎?

從2018年年報來看,大唐發電的資產負債率高達75.63%,其中短期借款達到247.7億元、一年內到期的非流動負債高達259.5億元,同比增加44%。此外,其產生的利息費用已高達75.32億元,是歸母凈利潤的近6倍。按理來說,負債如此之高、利息費用如此之大,公司應該想辦法籌措資金用于還債,可同期大唐發電的貨幣資金不但沒有減少,相反還同比增長了78%,達到115.42億元。值得注意是,增加這么多貨幣資金卻沒有給公司帶來多少收益,期末超過100億元的貨幣資金所產生的利息收入僅有1.02億元,收益率在1%左右。如此情況令人產生疑問,這些貨幣資金是否只是在年末這一時間點“暫時出現”,公司實際經營中并沒有這么多閑置的錢,否則公司為什么寧愿支付高昂的利息而不去還債呢?

此外還值得注意的是,在高昂的負債之中,有很多債務都是大唐發電向關聯公司的借款,而且公司除了向關聯公司借款或者委托關聯公司借款外,其還為關聯企業做了很多擔保甚至資金拆出。總的來說,大唐發電與關聯公司的資金來往是非常密切且紛繁復雜的。

就拿關聯債務往來來說,大唐發電的母公司大唐集團2018年向公司提供的資金已達到29.72億元,公司為此付出的利息支出8638.7萬元,利率大體為2.9%。另一家關聯公司大唐集團財務有限公司2018年向上市公司提供的資金期末余額也已高達64.13億元,公司為此付出的利息支出達2.79億元,利率大體為4.35%。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大唐集團財務有限公司2018年一年向上市公司提供的資金僅新增了6167萬元,而同期上市公司向大唐集團財務有限公司提供的資金新增金額卻達54.38億元,截至2018年末共98.41億元。

據公司在年報中解釋,向大唐集團財務有限公司提供的資金多是放在那兒的存款,但從年報中披露的數據來看,這些存款2018年產生的利息收入卻僅有8655.5萬元,收益率僅為0.88%。

對比這兩個利率情況,就不得不令人懷疑這其中的合理性,大唐集團財務有限公司給上市公司提供資金要收取4%以上的利息,而上市公司將錢放入大唐集團財務有限公司只能得到不到1%的利息收入,雖然同為“兄弟公司”,但待遇卻明顯不同,這令人疑問放在大唐集團財務有限公司的98億元存款是否合理,而這種情況或許也算是一種“變相”占用吧!

大唐發電不僅被“兄弟公司盤剝”,此外公司還對外做了大量擔保。截至2018年,大唐發電對外擔保總額已達到261.35億元,占公司凈資產比例的52%,其中為股東、實際控制人及其關聯方提供擔保的金額就達到了159.89億元。在擔保對象中,還有很多公司的資產負債率都超過了70%,涉及的擔保金額高達204.16億元,占到總擔保金額比例的78%。

也就是說,大唐發電的擔保對象有很多處在負債高壓線的情況,如此就給上市公司埋下的“雷”也特別的多。比如此次被監管層高度關注的為大唐能源化工擔保的事件,擔保金額就高達60億元。此前,大唐能源化工已出現逾期未還款的情況(目前已還款),而且大唐能源化工經營狀況也一直不佳,之前還被大唐發電以1元的價格轉讓出去。除大唐能源化工之外,《紅周刊》記者注意到大唐發電還為大唐內蒙古多倫多煤化工有限責任公司擔保了較大金額,其經營狀況如何也需要投資者密切關注。從企查查給出的信息來看,僅2019年3至4月,多倫多煤化工公司就存在6個糾紛。 除這些關聯資金來往是值得懷疑外,大唐發電2018年向前五大供應商采購的金額中,突然出現了約18%的金額(97.9億元)是向關聯方采購,這種關聯采購情況在2017年是沒有出現過的,對于公司為何突然出現大額關聯采購,也是投資者需要關注的。

?營收數據存疑

除了關聯交易讓人擔憂外,《紅周刊》記者發現大唐發電2018年的營收數據從財務勾稽關系分析看,是存在一定異常的。

大唐發電2018年年報披露,公司營業總收入為933.9億元,各細分項目的增值稅率分別為“除熱力銷售、江蘇大唐航運股份有限公司運輸服務銷項稅率2018年1~4月為11%,5月以后為10%外,公司及其子公司的銷售業務適用的增值稅銷項稅率2018年1~4月為17%,5月以后為16%”。根據年報數據,2018年大陸營收為922.82億元,熱力銷售為39.82億元,由此推算出,除熱力銷售的大陸含稅營收大體為1024.28億元(增值稅率統一按16%測算),熱力銷售的含稅營收大體為43.8億元(增值稅率統一為10%),那么二者總和大約為1068.09億元,再加上除大陸地區外的營收11.07億元,則大唐發電2018年總含稅營收大體為1079.16億元。

同期,公司的合并現金流量表中“銷售商品、提供勞務收到的現金”為992.51億元,此外,2018年公司預收款新減少了1.74億元,對沖同期與現金收入相關的預收款項影響,則與2018年營收相關的現金流入了994.25億元。將2018年的含稅營收與現金流數據勾稽,則2018年含稅營收比現金收入多出84.9億元,理論上,這將導致2018年的應收款項應該新增84.9億元。

可實際上,在2018年的資產負債表中,大唐發電的應收賬款(包含壞賬準備)、應收票據合計分別為146.8億元,相比上一年年末相同項數據僅增加了38.34億元,顯然,這一結果明顯與理論上應該增加的金額不符,即大約有46.57億元的營收沒有獲得相應數據支撐?!?/p>

雖然大唐發電在2018年年報中披露了大約存在有3.86億元的應收票據背書情況,但即使考慮到這個數據作用,仍無法解釋巨大的財務數據差異。需要注意的是,按照同樣的方法計算2017年營收方面數據,相差金額僅在5000萬元左右。很顯然,2018年營收方面在財務數據勾稽上存在40多億元數據偏差是值得懷疑的,需要公司做進一步披露和解釋。?

采購數據存較大異常

除關聯交易、營收數據出現異常外,大唐發電的采購方面數據同樣讓人感到懷疑。 年報數據披露,2017年和2018年,大唐發電向前五名供應商采購金額為109.83億元和157.87億元,占總采購額比例分別為48.12%、29.77%,由此推算出其2017年、2018年總采購額約為228.255億元和530.28億元。若按照17%增值稅率計算,那么2017年和2018年含稅采購大體為267.05億元和620.43億元。

而在這兩年的現金流量表中,公司“購買商品、接受勞務支付的現金”為433.24億元和637.31億元,剔除當年預付款項新增加的-4.5億元和3億元的影響之后,則與采購相關的現金支出分別達到了437.74億元和634.31億元。由此可推算出,2017年和2018年現金支出比含稅采購金額分別多出了170.68億元和13.88億元。理論上來說,這部分多出的金額應該體現在當年應付款項的減少上。 可事實上,2017年和2018年大唐發電的應付款項共為197.64億元和216.35億元,相比上一年都未減反增,分別增加了17.75億元和18.72億元。顯然,這一結果與理論上相差甚遠。而且,采購金額的稅率是按最大情況考慮的,若實際中含稅采購金額更小,則數據差異只會變得更大。

那么,應付款項的變化是否受到其他因素的影響呢?通過核算,即使考慮進當年的固定資產、在建工程、無形資產的增減情況,也無法解釋這部分數據差異。據財報,2017年和2018年,大唐發電的固定資產原值、在建工程余額、無形資產原值之和總共為3521.72億元和3679.08億元,當期分別新增了768.97億元和157.36億元。

同期,構建固定資產、無形資產和其他長期資產支付的現金分別為100.84億元和155.71億元,將新增金額與現金支出相勾稽,可得到668.13億元和1.65億元的差額,也就是說,理論上2017年、2018年,應付款項還應該繼續新增這么多款項,但即使考慮進這部分因素,仍是無法解釋以上數據差異的?!〈送?,還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的固定資產原值、在建工程余額和無形資產原值的數據在2017年、2018年年報中所披露的數據是并不相同的。2017年年報中,固定資產原值為2596.56億元、在建工程余額為229.86億元、無形資產原值為41.9億元,而到了2018年年報,這些數據又分別變成3228.27億元、244.99億元和48.46億元,都比2017年年報中所披露的金額要多。

《紅周刊》記者仔細對比了這兩年年報的情況,可發現在固定資產構成中,2017年年報中房屋及建筑物、發電設施、運輸工具及其他的期末余額都與2018年年報中這些項目的期初余額不同,且2018年年報中都要比2017年年報中的多。而在在建工程構成中,技改技術及其他的期末賬面余額在2017年年報中為108.66億元,在2018年年報中期初余額就變成了143.78億元,多出了近35億元;在無形資產構成中,2017年年報中土地使用權期末余額由29.24億元變為2018年年報中期初余額34.34億元,電腦軟件原值也由1.94億元變為3.4億元。

為何按照理論來說應該相同的項目金額卻在不同年報中有“兩個面目”?2018年年報中突然增加的金額是什么?這是否意味著公司財務數據披露存在較大問題?要知道的是,單是固定資產一項截至2018年底,已占到大唐發電總資產的64%,這么“重頭”的資產若是財務數據存疑,會令人對大唐發電的整體財務情況產生質疑。而這些“詭異”之處是需要公司做更多披露和解釋的。

而且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公司對固定資產計提減值準備為11.41億元,而2017年減值準備還為8.06億元,此外,2018年固定資產減值損失為3.39億元,2017年此項目并沒有任何減值損失,公司解釋稱“由于所屬個別發電子公司及非電力板塊的子公司近三年持續虧損,管理層判斷上述個別子公司固定資產存在減值跡象”,那么究竟是哪些子公司發生了減值跡象,《紅周刊》記者并沒有在2018年年報中發現更多披露,考慮到2017年固定資產等各項目在不同年報中所披露的金額不同,這部分減值的金額是否真實存在,是值得商榷的。?

存貨與產銷無法匹配

除營收數據、采購數據上的疑點外,大唐發電的存貨數據同樣是令《紅周刊》記者不解的。據其2018年年報, 大唐發電當年電力的生產量為2697.04億千瓦時,銷售量為2546.12億千瓦時,那么2018年應有約150.92億千瓦時未銷售出去的電能應該計入庫存中的。

此外,2018年公司電力銷售的營業成本為666.85億元,將電力銷售量除以該營業成本,可得到大約每千瓦時的營業成本為0.26元。將0.26元與150.92億千瓦時的庫存電力相乘,可大約得到2018年應該有39.53億元的新增電力金額計入庫存商品中,也就是說2018年在大唐發電存貨的庫存商品中,應該至少增加39.53億元。

但查看大唐發電2018年的存貨構成,庫存商品總金額才只有2455萬元,所有存貨才總共新增4.37億元,根本不可能增加39.53億元的電力庫存。那么這些存貨數據就令人不解了,大唐發電究竟有沒有發這么多電?有沒有賣出財務報表上的體現出的那么多電能?

1f4be60c293e69dc8500b795f3f9e8e3

85b0f26e561d92217737670f5980e90c

27042de4cdb6a5bed0ad865e6da8bcf6???